南京高新区科技创新服务平台

密  码: 忘记密码 帮助中心

当前位置: 首页> 科技人才政策> 正文

吴洪流:抗生素研制

发布日期: 2012-04-20 13:14:23.0   来源: 新华网   点击数: 1556  

      近日,记者在专访了人工合成万古霉素的留美博士吴洪流,他在讲解抗生素研制的同时,也讲述了自己回国创业的经历和人生感悟。

专访“千人计划”专家吴洪流

  中国的创业环境更适合我

  记者:研制出人工合成万古霉素后,您获得过美国卫生研究总院颁法的国家研究奖,可以说您得到了美国学界的认可,为什么还要回来创业呢?

  吴洪流:我回国前,在美国企业已经是部门的头了。工作轻车熟路,可以看到自己一直工作到退休时的样子,但我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事儿。

  抗生素主要是对付外来的细菌和病毒,癌症大都是自己的细胞癌变产生的(也有部分是由病毒引起的),两者区别很大。那时,我业余时间做着几项自己感兴趣的研究,包括抗生素和抗癌药,原来从科学的角度觉得有意思,后来觉得产业化后会对病人有很好的效果。2006年初,正好有一个抗肺癌药的早期开发过程还算顺利,临床批件快出来了。我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放下,回国,让副业变成主业。

  记者:美国的创业环境是不是比国内更好呢?

  吴洪流:好和坏都是相对的,在美国做新药要10年到15年的时间,要花好多亿美元的投资,这对于我们不太现实。在美国创业需要有自己的圈子,第一代移民在美国创业受很多限制,很少有从中国人出去做药企的CEO。在国内创业生物医药企业,资金、人才最终都能找到,发展速度能够快一些。存在这种区别的原因是中国的人种单一,做临床比较简单;另一方面,药品实验开销上也比美国低很多。

  “海归”应与本土人才一起合作推动国家发展

  记者:入选“千人计划”对您和您的企业带来了什么?

  吴洪流:入选的整个过程我们都是局外人,直到让我参加中组部答辩时,我才知道“千人计划”。现在看来我们有三方面得益:第一、与国家战略连在一起,企业的社会形象和社会地位提高了;第二、2008年金融危机,对公司现金流影响比较大,通过国家认可得到了资金支持,解决了公司关键时刻的生存问题;第三、团队和领域得到扩张:以前主要是做化学药,现在也做疫苗和抗体药。

  从2008年开始的“千人计划”,是一个高瞻远瞩的战略,对我国未来发展会起到重大影响,可能过几年这个效果会更加明显。回头看历史,这就是延安传统的延续。人才战略推进应该继续深化,不光是海归人才,应该和本土人才联系在一起。在重实效的同时,建立培养、选拔、使用、评价的体系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记者:您认为现在海归回国创业有什么优势条件?

  吴洪流:从2000年到现在这十年间,我的老师有三人拿了诺贝尔奖,这样的学习机会使“海归们”具有更广阔的视野,这是国内暂时达不到的。所以,作为“海归”,他们具备了很好的素质和一流的经验;他们有科学精神,国外学术腐败不能说没有但真的是非常少,所以“海归”对国内的学术造假深恶痛绝;他们普遍具备敬业精神,做科学和做产业一样都要有长时间的弃而不舍的精神,这绝不是急功近利能够做到的。他们有较高的道德底线,法治观念很强。

  当然,国内也有非常优秀的人才,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回来,一起努力把西方好的东西嫁接过来,能够加快中国发展的速度,缩短超越的过程。

  创业是走向“成熟”的过程

  记者:中国社科院发布了一个《中国人才发展报告2009》,里面提到了海归企业存在明显的“三三现象”:1/3有发展,1/3勉强维持生存,1/3破产或半破产状态,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

  吴洪流: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,在美国也是一样,创业过程本来就是自发的、自然淘汰的过程。我觉得1/3的成功率够高了。当然,创业环境还有提高的空间,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高的。美国人创业有上百年的历史,依然有很高的淘汰率。

  我的企业存活下来,而且活得还不错,主要是我们的基础比较扎实的,积累的过程非常长;也得到了领导和有实力的朋友帮助,这确实需要交流和宣传,也有运气的成分,因为谁都不是神仙。如果我们将来能够把抗癌药推上市,在某个领域做到世界领先,那才是成功,而现在还处于爬坡阶段。

  记者:你的创业过程当中,曾经经受过三重打击,这些打击对您有什么影响?对其他想要创业的“海归”有什么启示?

  吴洪流:这是创业中比较常见的问题,做科学的人都比较单纯,需要历练才能成熟。创业之初,我们对风险控制不够,跟别人合作,他大你小,“大鱼吃小鱼”才是商界规律,只要以后不要犯类似错误就行;通过挫折使自己变得强大,公司也才能够发展。

  咱们国家发展的很快,“海归”在外面呆十几年回来,对这个社会不了解,肯定“水土不服”。但是人要有一个信念,困难、挫折是必须的,要不断学习、不断提高、不断蜕变;要具备抗打击能力,要放下身段和大家从基层做起;要有真才实学和过硬的技术,要结合国情,但也不能放弃优势,不能丢掉质量随波逐流。

  近几个月来,世界多个国家相继出现感染“超级细菌”的病例。虽然这种新型细菌不会传染,但是由于它对几乎所有的抗生素“免疫”,因而死亡率很高。此时,被称为杀灭耐药菌“最后一道防线”的万古霉素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,并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。

  【超级细菌 & 万古霉素

  “超级细菌”不可怕

  记者:最近,“超级病菌”成了一个热点,有分析认为这是抗生素滥用的结果。您怎么看待抗生素滥用问题?

  吴洪流:细菌自身会不断变异,适应有抗生素存在的环境,所以也不见得是抗生素滥用,就像电脑防火墙,是一个博弈过程,总会有新药出来制服这些细菌,只是时间问题。比如说2003年SARS开始时也没有药和疫苗,过一段时间疫苗就出来了,所以大家不用惊慌。

  抗生素滥用的出现与人们急于求成的心态有关,毕竟抗生素见效快,但“是药三分毒”,有的人感冒都吃抗生素,这是很坏的一个习惯。我感冒了能扛就扛,顶多吃点中药。

  大部分的疾病都可以防御。现在“超级细菌”一般都是在医院里面,防止它的蔓延就要切断蔓延渠道,需要大家把个人卫生要做好。

  记者:美国有没有抗生素滥用的情况?

  吴洪流:美国人特别喜欢吃药,近70%的美国成年人吃抗忧郁、降血脂等维护性和保健性药,但一般不吃抗生素。美国医生对抗生素的使用都遵照医学 标准,也不需要制度规定。在美国,要成为医生需要在大学四年后再读四年医学院、驻院实习三年,有的还要用几年时间学专科,所以执业水平比我们高不少。美国 人发烧根本就不用药,就用冰敷。我的孩子在美国十几年根本没有打过点滴,就用过两三次抗生素。

  万古霉素是“最后一道防线”

  记者:万古霉素是抗生素类药吗?它在耐药性方面有什么独特的地方?

  吴洪流:万古霉素是从天然的细菌里面提取的一种化合物,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发现了。由于细菌抗药性的存在,天然提取的万古霉素很快就遇到了耐药细 菌,我们就需要人工合成来解决这一问题,理论上可以合成千千万万类似的东西。目前,万古霉素系列里已经发现200多种药,有的是抗生素,有的是抗癌药。

  事实证明,万古霉素有很好的安全性和耐药性,这与其化学结构有关,当别的抗生素不行了,万古霉素还是有效的,如果万古霉素不行了,那么这个人几乎就是等死了。但是现在万古霉素也发现了少量耐药性问题。

  目前,万古霉素仍是“最后一道防线”,所以好的大夫不会一开始就用最好的药,而是用最常用的药,如果把最好的药用了,万一耐药性产生,可能就没有什么办法来控制了。

  当然,总会有新的药推出来,以应对细菌变异。制药界只要搞清楚是什么样的变异产生了耐药性,有针对性地设计新药,更好、更有效的抗生素就会研制出来,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。

  人物小档案:

  吴洪流,1997年获美国杜克大学有机化学博士;系完成万古霉素(Vancomycin)人工全合成的主要科学家,并获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总院(NIH)国家研究奖(NRSA)。2006年回国创建北京凯悦宁科技有限公司,任董事长,领导研制抗癌、糖尿病、心脏病新药,以及新疫苗和生物抗体药的产业化。入选首届(2008年度)中央“千人计划”,国家特聘专家。


应用中心

论坛精华

热点博文

联系运营专员
联系运营专员
联系运营专员
联系运营专员

扫描并关注南京高新区知识产权微信公众平台